0913-7161777 admin@sxmicrobe.com

2013—2019年我国农药登记情况和特点分析

发布日期:2020-05-29     作者: maikeluo     来源: 中国农药工业协会       分享到:

        2019年,随着新修订《农药管理条例》的贯彻实施,农药风险管理进一步强化,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深入,低风险农药及生物源农药品种稳步上升。农药登记是农药产品进入市场的重要关口,因而登记农药产品结构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药产业发展的趋势和现状。本文总结和分析了2019年度及近年农药登记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供读者参考。

    登记总体情况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在有效登记状态的农药有效成分达到710个,登记产品41271个,其中大田用农药38721个,卫生用农药2550个,生产企业1 941家(其中境外企业120家)。自2013年至2019年,虽然农药登记数量的年均增长率为5.61%(图1),但2019年与2018年同比却降低了0.59%。

 

 

图1  2013—2019年每年农药登记总量


     2019年是近年取得农药登记数量最少的一年,只登记了294个产品,其中大田用农药264个、卫生用农药30个。2019年度与2018年度新登记数量同比减少了93.5%(图2),主要与实施《条例》和配套规章提高登记门槛有关,还可能受环保、安全生产及农药生产许可证的颁发等政策限制,造成农药企业转行、兼并重组等,影响了企业产品登记。

 

 

图2  2013—2019年每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


        登记特点分析

        三大类农药趋于平均

        从农药的用途类别看,虽然每年杀虫剂登记数量一直处在领先地位,但它与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在持续下降(年均下降率4.76%),而除草剂和杀菌剂的比值在缓慢上升(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60%和1.50%),此情况与发达国家基本类似。 
        2016年起,杀虫剂(包括卫生用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的比值改变了原来处于领先地位的局面,并逐年降低。2017年起除草剂的比值稳居第一(7年的年均增长率为2.55%),其余二者紧跟其后(图3)。当前,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三大类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的比值趋向显著平均(图4),反映出我国正在朝着多种类农药方向发展。

 

 

图3  三大类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登记数量比值

 

图4  2019年各类农药登记数量与新增登记数量比值


       2013—2019年,前6年每年卫生用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登记数量的比值在明显下滑(图5),但2019年该比值大幅升高,比2013年还高了1.48个百分点,一方面是2019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锐减,由于卫生用农药在农药登记总量中占比少,其比值受登记数量影响较大;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卫生用农药的登记资料要求和评审原则相对其他类农药要求偏低,登记相对容易。目前,卫生用农药登记总量在2,500个左右。

 

图5  卫生用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比值


       2019年全球农药市场中非农用农药产品销售额约78亿美元(以2亿元/年的速度增长),每年销售额占农药总销售额的10%~12%。我国暂没非农用农药定义,一般认为除了卫生用农药,还包括草坪、观赏花卉、林业和非耕地等用药。这类产品相对成本低、风险小、产品附加值高,市场有上升空间,境外、农用和其他领域企业的加入,促进了非农用农药产品的增长。

     生物源农药增长显著

     在2017年实施的《农药登记资料要求》(以下简称《要求》)中,没有明确生物源农药或生物农药的定义,但按照来源将农药分为化学农药、生物化学农药、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其中后面3类属于生物源农药。农用抗生素是通过微生物发酵生产的,也属于生物源农药,但在登记资料要求方面基本等同于化学农药。农业农村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733号建议的答复(农办议[2019]243号)中指出,生物农药主要包括生物化学农药、微生物农药和植物源农药,农用抗生素不包括在内。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在有效登记状态的生物农药的有效成分有121个,产品1,655个(此统计数据未包括农用抗生素和天敌)。近5年来生物农药有效成分和产品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为9.88%和9.46%(图6;图7),显示我国生物农药登记数量在稳步增加,生物农药正在蓬勃发展。

 

图6  2015—2019年各类生物农药有效成分登记数量

图7  2015—2019年各类生物农药产品登记数量


       近7年,每年生物新农药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品种数量的比值趋于起伏上升态势,年均增长率为35.8%,2017年度生物新农药首次超过化学新农药登记数量(图8)。另外,新登记农药品种中,原药/母药与制剂同时登记的情形逐渐增多,同时登记的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品种的比值波动上升,7年来其比值的年均增长率为4.22%,2019年的比值达到81.0%(图9)。这与FAO/WHO用于保护植物和公共卫生的生物农药登记指南要求相似。

 

 

图8  2013—2019年生物新农药与新农药登记数量比值

图9  原药/母药与制剂同时登记新农药与新农药登记数量比值


       我国在政策上,将逐步建立登记绿色通道,加快生物农药登记和产业化进程,落实减免增值税和对使用生物农药的补贴政策;在技术上,已制定了100多项生物农药相关标准,国际上有FAO/WHO生物农药产品质量标准5项和微生物农药规范指南7项;另外,根据《要求》微生物农药不同菌株按不同有效成分对待,其有效成分登记数量也会随之有所增长,这都将促进生物农药的加速起航。据国际生物防治行业协会(BioProtection Global,BPG)总裁的推测,2019年全球生物防治产品销售额将超过40亿美元,与2018年同比将显著增长60%。近期生物农药可能会出现上升趋势。

     微毒/低毒农药持续增加

     从农药毒性级别看,近年登记的农药产品结构在悄然改变,每年微毒/低毒农药登记数量与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在稳步上升,从2013年的78.3%上升到2019年的84.6%,年均增长率为1.30%(图10),相应每年的中等毒、高毒和剧毒农药登记数量与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在逐渐下降。

 

图10  微毒/低毒农药登记数量与当年登记总量比值


        每年微毒/低毒农药新增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登记数量的比值持续7年保持在90%及以上(年平均值为93.4%)。在7年来每年新农药登记中,微毒/低毒农药数量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数量比值的年均值为96.6%,其中有3年达到了100%(图11)。以上体现了我国登记的高毒农药数量在快速递减,低毒农药在显著增加。随着《条例》和配套规章的实施,将会加快对高毒、高风险农药的替代和管理,确保农药产品的安全性,推进农业绿色发展。

图11  微毒/低毒新农药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数量比值


        剂型优化趋势明显

    近年来,我国登记农药环保型剂型的数量在快速上升,剂型优化趋势明显,降低了对人畜和环境的影响。从登记各主要剂型产品数量看,虽然乳油登记数量一直最多,但它与当年产品登记总量的比值却一直呈下滑态势,年均下降率为9.14%;可湿性粉剂比值的年均下降率为7.01%;而悬浮剂、水分散粒剂和可分散油悬浮剂的比值在持续上升,年均增长率分别为5.83%、3.61%和14.5%(图12)。

 


注:EC乳油、WP可湿性粉剂、SC悬浮剂、WG水分散粒剂、OD可分散油悬浮剂

图12  各主要剂型登记数量与当年产品登记总量比值


      需要关注的是,每年各主要剂型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产品登记数量的比值变化差异较大(图13),其中悬浮剂的比值上升最快,年均增长率为5.89%,自2013年起就已名列前茅;可分散油悬浮剂的比值增长显著,年均增长率为22.6%;水分散粒剂和乳油的比值下降平缓,年均下降率分别为9.50%和8.23%;可湿性粉剂的比值明显下滑,其年均下降率为24.1%。

 


注:EC乳油、WP可湿性粉剂、SC悬浮剂、WG水分散粒剂、OD可分散油悬浮剂

图13  各主要剂型登记数量与本年度新增产品登记数量比值


        每年登记的新农药中环境友好剂型的种类在增多,除悬浮剂、悬浮种衣剂、微囊悬浮剂等大宗剂型外,还有挥散芯等新型剂型。
     我国农药制造水平稳步提高

     新《条例》鼓励和支持研制、生产、使用安全、高效、经济的农药,为低风险农药发展创造了良好机遇。在此形势下我国的制造和研发农药及专利产品随之增多,7年来,国内企业登记的新农药数量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品种数量的比值的年均值为64.4%,2018年该比值高达81.8%(图14),这标志着我国农药的制造和研发水平在稳步提高。

 


图14  国内企业登记的新农药与本年度新农药登记品种数量比值

       而境外企业登记的新农药多具有作用机制新颖、与现有农药无交互抗性、低残留或对环境影响小等特点,在农药领域中具有一定引领作用。

   随着新农药的增加,高效、低风险农药将在市场中逐步改进品种结构,成为农药发展主流。